綠了櫻桃紅了芭蕉

2016-08-30 作者 : 樂小米作品全集 閱讀 :

《蒼耳》小說在線閱讀   樂小米作品集

就像以前,我一直寫給你們的那些故事一樣。可是,知道嗎?當初那些故事,我希望你們相信它們都是當真發生過的;而唯獨,唯獨這個故事,我希望你們僅僅當它是一個故事,一個叫做小米的女子杜撰出來的故事。

  所以,當你讀完它后,請你一定不要再對我、提起、駱以歌這個名字;更不要問我,小米,小米,你果真喜歡過一個寫字的男子,他叫駱以歌么?
一 自言自語,自說自話
是的。

  這只是一個故事。

  就像以前,我一直寫給你們的那些故事一樣。可是,知道嗎?當初那些故事,我希望你們相信它們都是當真發生過的;而唯獨,唯獨這個故事,我希望你們僅僅當它是一個故事,一個叫做小米的女子杜撰出來的故事。

  所以,當你讀完它后,請你一定不要再對我、提起、駱以歌這個名字;更不要問我,小米,小米,你果真喜歡過一個寫字的男子,他叫駱以歌么?

  因為若你提起,我就會像你一樣,像那個曾經暗戀過隔壁班不知名的男孩的你一樣,像那個曾經無數次偷偷跟在自己喜歡的男孩身后的你一樣,因為愛而不得的感情,愛而不得的男孩,咬咬嘴唇,然后,掉淚。

二 一個有一筆春風一樣的字的男子,應該有一雙春風一樣的眼睛
駱以歌曾說,女孩子不要經常哭。因為眼淚沾過皮膚,就會生出很多小雀斑,那樣就會不好看的。

  哦,原來是這樣,小雀斑是因為眼淚沾過皮膚而生成的。那么我真該對著鏡子,數數自己臉上的小雀斑,然后計算一下,駱以歌,在我喜歡你的日子里,為你掉過多少眼淚?

  駱以歌,你看,我因為生了小雀斑,變得這么難看,難道你不需要負點什么責任么?唉,我忘記了。我忘記你一直是一個習慣沉默的男子,一直習慣用一種張力十足的微笑來回答任何問題。這點,你一點都不如聶小松。

  聶小松從小就會對我說,以后,你要是長得太丑,嫁不出去,就嫁給我吧。

  駱以歌,你知道他當時的樣子么?當時的聶小松豁著剛掉了一顆乳牙的嘴巴,一臉小色狼的模樣。因為他說我將來有可能長得丑,所以,那天,我惱羞成怒地揮起拳頭,將他另一顆搖搖欲墜的乳牙給打掉了。聶小松滿嘴的血,哭得鼻涕眼淚不分,從地上撿起那顆被我打掉的乳牙,唐老鴨一般搖回家去找媽媽。

  聶小松的媽媽不愧是女中豪杰。當天夜里,她蜘蛛俠一般從天而降,來到我們家,手里捏著聶小松那顆被我打掉的門牙,呼天搶地地訴說我的罪惡行徑。

  我媽媽為了國際睦鄰友好關系得以維持,那天,將我當著聶小松和她媽媽的面給狠狠抽了一巴掌,打得我一臉桃花。她說,你怎么可以是這么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孩子!

  駱以歌,這句話很熟悉吧。你也經常這樣對我說,你的眉頭微微地皺,中間的“川”字仿佛有一種魔咒,生生地讓我迷途卻難返。你也說,小米,你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孩子!

  是的,孩子。

  在你的眼里,我只是一個孩子。僅僅,僅僅,僅僅是一個孩子。你永遠不知道,我也是一個會面泛桃花,對你害羞的女子。我用我孩子一樣的固執和蠻橫,來掩飾一個女孩對一個男子的心動。

  其實,駱以歌,我始終堅信,你是懂的。

  聰明如你,敏感如你,寫過那么多美麗文字的你,怎么可能看不穿一個小女孩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心事呢?

  只是,你不肯去知道,不肯去懂。

  還是對你講聶小松吧。那天夜里,聶小松看著我被媽媽的一巴掌打得梨花帶雨號啕大哭,頓時護花心情大生。小眼睛偷偷地斜了我幾眼,看我哭得厲害,他也走過來,拉著我的手,抱著我哭了起來。

  第二天,我跟青豆講整件事情。青豆堅信,聶小松這個小色狼當時抱著我哭不是因為他內疚,而是因為他是個小色狼,他在占我的便宜。所以,當下青豆就拉著我跑到聶小松面前,她翹著蘭花指指著聶小松的鼻子尖叫:聶小松!你當真長大后要娶她做老婆嗎?無論她怎么丑,哪怕跟豬一樣丑!

  我當時一直不能理解青豆為什么這么丑化我,這令我對我們之間的友情產生了一點小動搖。好在我的理解力足夠的好,我想青豆一定是在替我考驗聶小松吧。而聶小松也從小具有小爺們的素質,他很認命地點點頭,說:我娶她!就算她丑成豬。

  青豆很不甘心地再問,我不信!昨天她打掉你一顆牙齒,你就回家告狀……

  聶小松豪氣沖天地說,以后,她就是砍掉了我的腦袋,我也不回家告狀。

  青豆拍拍聶小松的肩膀說,那我們來試試吧,如果我替她踹你幾腳,你不告狀的話,我就相信你,也讓她跟你玩。否則,我們倆再也不理睬你!

  聶小松就傻乎乎地答應了,而青豆這個壞妞其實也是蠻好的,她并沒有踹幾腳,而是很仁慈地只踹了聶小松一腳。可是這一腳踹在了聶小松的“小小松”上面,聶小松同學直接暈了過去……

  這件事情,證明了聶小松果真是說一不二的。在醫院里,面對他媽媽的嚴刑逼供,他硬是沒有交代,是我與青豆將他和“小小松”虐待進醫院的。

  后來的一段日子,聶小松一直撇著八字腿走路,一邊走路,一邊沖著我豁著掉了門牙的嘴巴傻笑。

傻笑的樣子,就像后來,我愛上一個叫駱以歌的男子一樣,我也對著他無端地這樣笑,可是他卻從來不肯知道。

  十六歲之前,我的歡笑和眼淚都與聶小松和青豆有關;十六歲后,我開始讀雜志,讀一個叫駱以歌的男子的字,從此之后,我的歡笑和眼淚都與一個叫駱以歌的男子有關。

  我固執地以為,一個有一筆春風一樣的字的男子,應該有一雙春風一樣的眼睛。而這雙春風一樣的眼睛未必能看到,曾有一個小姑娘,為了能看到他的文字,省下買早餐的錢,買所有刊登他文字的雜志。

三 曲有誤,周郎顧
第一次遇見駱以歌,十九歲。

  我從來沒有企圖過相遇,但生活有時就像一場戲,總有那么多不期而遇。譬如那個將會在寫字后叫小米的女孩,遇見那個叫駱以歌的男子。

  有的相遇,是幸會;有的相遇,是遭逢。

  那么駱以歌,我們該屬于哪一種?

  那一年,是我讀大學的第三年暑假。因為青豆學習中文,所以到某報社做暑期實踐,而我這個學習生物、與文字素來無緣的小妞也跟在青豆的屁股后面裝文化人。

  青豆翻閱報紙時對我說,知道不?駱以歌在這個報紙上有專欄呢。

  她這是說廢話,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百度、google,我搜索過關于駱以歌的任何消息,一頁一頁翻,生怕錯過星點,他的文字,他的相片。如果說駱以歌是“紅學”,那么我應該是“紅學大師”。

  只是再是紅學大師,我也不是算命先生,我算不到那個叫做駱以歌的男子會在這個時間來到這座城,來到這個報社,來到我身后。

  而這一切訊息,都是從青豆驚愕的眼神,以及身后的人絮絮叨叨的盛贊聲中感知。我回頭,看到那雙春風一樣的眼睛時,耳朵中只有自己的心跳聲是清晰的,其余的聲音都已經銷匿,不復存在。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么一種感覺叫做排山倒海。

  我慌亂地回頭,在電腦上打青豆要我幫忙打的文字——綠了櫻桃紅了芭蕉。是的,我打錯了,卻全然不知。

  駱以歌可能從寫字以來,從來沒有發現過如此怪異的文字——“綠了櫻桃紅了芭蕉”。所以,他的眼睛很輕地掃了一眼我手邊的樣文,上面寫的是:紅了櫻桃,綠了芭蕉。他淡笑,眼神中有淺淺的旅途帶來的倦意,笑意卻仍然盎然。俯下身,身上薄荷一樣淡淡的煙草香味沁入我鼻翼,他的雙手覆過我的手背,在Word上輕輕抹去我寫錯的字,安安靜靜地打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然后對著我微微笑,就像隔年的往事一樣恍惚輕飄。

  駱以歌和主編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青豆對我笑,看不出來哇,妞,“曲有誤,周郎顧”。你這是“詞有誤,駱郎顧”,真出息!

  其實,青豆,我哪里有什么出息呢?只是當時大腦一片一片的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下寫了怎樣的字。

  駱以歌,在你的眼中“綠了櫻桃紅了芭蕉”是多么不合邏輯的事情啊,就好比一個隔著距離,單純因為文字而喜歡你的小女孩一樣,這是多么的荒唐,和不合邏輯啊。

  可是,我只能像所有十九歲的女孩一樣,且當這是天意。

  十九歲,我們信奉天意。

  而二十七歲的你,千帆過盡之后,你信奉什么呢?我想,你信奉了很多很多,只是到了現在的年紀,不再像我們這么傻,還會信奉愛情和天意。

 駱以歌離開這座城后,繼續他的旅程。青豆從主編那里索要了他的名片,遞給我說,喏,你這個傻瓜,說不定會有那么一天,會為這個男子按圖索驥的。

  駱以歌。

  2005年,我的手心里,關于你的所有,只有那么一張單薄的名片,可以讓我以愛情的名義,去追尋我喜歡的男子。而這張名片上,只有你的名字,和一個模糊的地址:北京,通州區,梨園小鎮。

  其他,全無。

  可是,所幸,我有決心。就像聶小松從小立志要娶我那樣的決心,勢在必得,勢不可擋!

  所以,聶小松對青豆給我索要了駱以歌的名片甚是不屑,他說,青豆,你這就是攛掇我們家的妞,讓她紅杏出墻!

  青豆撇嘴,說,出就出唄,反正總比爛在你的墻里面來得好!

  當時,聶小松就氣得鼻子眼睛橫飛。他說,黃青豆,我怎么這么交友不慎呢!交了你這么一個禍害!

  我悶著頭吃東西,青豆和聶小松只要湊到一起,就沒有不爭吵的時候。哪怕聶小松考入了軍校,在那樣的嚴肅軍紀調教下,都改不了他的痞痞的習性。

  他不止一次地蠱惑我,說,你看,好歹我也是一個帥哥,寬肩、細腰、窄臀、長腿的;好歹我也是高鼻、細眼的;好歹我也唇紅、齒白的;好歹你這個姑娘就多看我一眼吧!那個整天寫風啊月啊的男子有什么可取的?也沒關系,你就繼續你小孩子的偶像崇拜吧!反正,他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么大的鳥世界,有你這么一個傻妞,在喜歡他。

  而今天,聶小松不再繼續讓我繼續我的偶像崇拜情結,因為駱以歌居然出現在了我的生活中。雖然,他可能已經忘記了我的樣子,忘記了曾經給我改過錯字這件事情。但是,他千真萬確地在我眼前出現了。而且,他的笑容,他沉默的表情,他掌心的溫度,是這樣明媚鮮艷地存在過。

  這是我和聶小松都沒有想到的。

  駱以歌,你可曾想過,你的這次出現,將會改變一個女孩子生活的軌跡么?

  于是,2005年,在你走后的那個下午,我在吃下第三杯草莓圣代后,對青豆和聶小松很鄭重地說,我說,從今天起,我要寫字。

  青豆和聶小松當時正為“如果乘飛機遇到氣流,空中小姐要你寫遺言,你會寫什么”這個命題在爭吵,我的話音剛落,他們的嘴巴張得仿佛是吞了兩只雞蛋一樣。最后,聶小松對青豆說,青豆,你一定要在合適的時候,給她和駱以歌的狗屁愛情中做第三者!否則,公子我還真被這個傻妞氣出毛病來!

  青豆只是笑。

  是的。駱以歌。我用我自認為最聰明的方式,而實際上卻是最愚笨的方式來接近你。

  因為2005年,我們曾遇見。

  所以2005年,我開始寫字。

  我以為我寫字了,我就可以離他的生活更近一些,更近一些,再近一些,就是“在一起”了。這就好像現在年輕的你們一樣,為了更接近那個自己喜歡的籃球隊的帥帥的小隊長,穿著肥大的T恤衫到籃球場上,揮著汗水練習籃球,只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

  哪怕只有一個眼神的交會。

  也不辜負我們最初的情生意動。

五 我曾這樣執拗地為你而來
現在離2005年夏天,已經好久。

  單戀總是不快樂的。所以,我懷著卑微的心情希望自己是快樂的,期冀哪怕米粒大小的幸福都能讓我快樂,所以我就給自己取了一個看似很快樂的名字作筆名。

  你們總是會問我,小米啊,為什么會寫那么多悲傷結尾的故事呢?

  哦。我好像一直都沒有回答過你們。

  因為我愛上一個叫做駱以歌的男子,這種單戀就好像插入骨髓的針一樣,總是隨著心的跳動、血的奔涌,疼痛不休。

  因為我們之間沒有結尾,所以我竊以為,天下的愛情都悲傷得不著邊際,且沒有結尾。

  我還以為,有那么一天,這個叫駱以歌的男子,終于在抬眉時,發現了我卑微的存在,微笑著,給我幸福了。那么親愛的,我就再也不寫悲傷的故事。我只寫滿樹的繁花似錦,滿眼的河山錦繡,滿眼玲瓏少年小小新娘。絕不讓你們再同我落淚,不讓你們再同我糾結。

  無休無止。

  駱以歌,你知道么?

  無休無止的,還有我喜歡你這件事情。

  2005年冬天,我曾抱著一個大大的行囊獨自流浪在北京的街頭。整整的一個夜晚,我都在北京的燈光下做孤單的影子。哦,好像并不孤單,因為還有那個大大的行囊與我為伴。

  那天,北京的雪好大,一層一層,落在我的肩膀上,它們的樣子,那樣的悄然,就好像你的微笑一樣。一直以來,你在我的眼中,都是這樣的靜默,哪怕微笑的時候。

  從海淀區,到通州區,原來是這樣的遠。

  就好像,從我的心,走到你的心,是這樣的遠。

  那天夜里,梨園小鎮,一棟樓下,我孤單地坐了一個晚上。雪飄在頭發上、眉毛上,我想那個時候,我一定很難看。我一邊聽雪落的聲音,一邊告訴自己,這里,我坐的這個地方,是全世界所有我可以到達的位置中,離你最近的地方。我妄想聽你的聲音,聽你的手指落在鍵盤上的聲音,甚至聽到你因抽煙而頓起的咳嗽聲。

  我到現在都懷疑自己當時的智商,我怎么就那么肯定,你就在這棟樓里;而且就算你住這棟樓,怎么就一定你會在家,而不是在繼續你的旅程呢?

  哦,我記起來了。我記得讀你的文字的時候,你說過,冬天是最不合適旅行的季節。你說冬季是屬于家的季節,所以,我想你一定在家中。我還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會在冬季的每一天你回家的時候,為你親手送上暖暖的棉拖鞋,然后為你掃掉一身落雪。

  “小心翼翼”這個詞真好。就好像是我對我喜歡的你,小心翼翼而來。

  好巧,真的好巧。那天早晨你居然出現了,剛從外面歸來,手里還拎著早餐。經過我身邊的時候,你突然猶豫住了步子。當然,你肯定記不得我們曾經遇見過。你奇怪的是,從哪里來的一個流浪小孩,這么傻乎乎地坐在這棟樓下呢?

  當時我的樣子一定很傻。整夜的風一定讓我的卷發變得亂七八糟,像一個小瘋子。冷冷的空氣將我的鼻子和臉頰凍得紅紅的,感覺上有些麻木。所以,親愛的王子殿下,我不知道,當時我是不是流了鼻涕,這樣會讓我看起來像一個小乞丐。

  駱以歌,事實證明,你是個好人,你將你手里的油條如數遞給了我。我的手當時就像小冰塊一樣吧,令你溫暖的手指一陣戰栗。你離開之后又折回,將兩張百元的鈔票放在我的手里。你說,找個暖和的地方,然后趕緊跟家人聯系吧。

  駱以歌。

  你怎么會知道,我來到這里,不是為了這份油條和兩張百元的鈔票,我是為了你整個的人。我有足夠的錢,可以讓我在這個冬季的夜晚住在最暖的旅館里。

  我很想鼓起勇氣問你,親愛的王子殿下,你還記得么,有個傻姑娘寫過的“綠了櫻桃紅了芭蕉”?

  當然,我會把你問傻了的。因為,你肯定記不得。

  后來的兩年,因為同樣是寫字,因為在同一個圈子里,我們在網上熟絡起來,彼此問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說一些沒多少營養的話題。偶爾路過彼此的城市,見見面,吃吃飯,相互贈送一些不起眼的小玩意。

漸漸地,我知道,你抽煙很兇,喜歡白沙煙,很少沾酒。

  青豆知道,我跟著你的語言,做過很多瘋狂的事情。你說你當初為了戒煙,獨自在樓頂上連續不停地抽了一條煙,整個人都抽傻了。所以,我也買了一條白沙煙,想找一下當時你的感覺,我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抽傻了,傻了后就會將你忘記……那天,青豆將我背去醫院,我在醫院里對著她傻笑,把她嚇哭了。

  駱以歌,若你知道,我是這樣糾結地愛過你,愛到成傷,你會為我落一滴淚嗎?只一滴。

  從2005年到2007年,兩年時光。改變了很多東西。比如短發的青豆,她留起了長頭發,然后做了雜志編輯,然后每天同我一起討論駱以歌寫的愛情故事,是不是都和親身經歷有關;比如聶小松,他不再愛我,有了一個長發如瀑的女友。

  而獨獨不變的就是:駱以歌,我喜歡你。

駱以歌,我喜歡你。

  這是我在QQ上對你說的最嚴肅的一句話。

  半天后,你才給我一個大笑的表情說:你這個小孩,總讓人費腦筋。你還說,你早點睡吧,我去陽臺抽會兒煙,一會兒還要給青豆編輯寫個稿子呢。

  駱以歌,你可知,那么多時候,我都萬分嫉妒你手里的那支白沙煙,因為它可以被你吸入肺里,在離你心臟最近的地方逗留;而我,永遠只能在最遠的地方,將你遙望。

  那天,我做了兩件很傻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做了你不喜歡做的事情——喝酒。我喝了很多的酒,喝到最后都忘記自己是火星人還是地球人。然后是青豆再次將我拖進醫院,排山倒海的愛情,排山倒海地洗胃。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告訴青豆,我說駱以歌是個懦夫,是個混蛋。我說,青豆,是好姐妹,你給我飛過去,劈了他!

  青豆就這么大義凜然地去了。走的時候,她還對我說,記住,如果飛機失事,一定要將40萬的保險金交給我的老媽!

  我說好。

  等改日,我清醒后,打青豆的手機找不到人,就去編輯部找她。主編說,青豆姑娘請假說要去劈柴。我一聽,立刻激動萬分地帶著“大病未愈”的身體飛往北京。我想要是青豆真將駱以歌劈了,我就連單戀對象都沒了,我多可憐啊。

  要么說,這個世界永遠是無巧不成書的。我想,我當初就該到了北京先去逛逛酒吧或者找個地方先歇歇腳,而不應該立刻奔往梨園小鎮,不應該在仰頭的時候,看到那棟夢里都會出現的樓的陽臺,看到我親愛的青豆在駱以歌的肩膀上哭得那么傷心欲絕,不應該看到駱以歌痛苦雕刻成的臉。

  就在那個剎那,整個世界突然失去了控制。原來的一切,竟然都不在我的想象。或者是我根本想象不到的事情,他們竟然都這樣的發生了。

  沒有任何的耽誤,我飛回了青島,喊出了聶小松和他的女友。我罵他是烏鴉嘴,我說,你現在可以得意了,青豆終于給姑娘我做了第三者。

  那天,在聶小松肩膀上我哭得天日變色。聶小松的小女友也快哭了,她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男友被我無情地染指著。

  于是,我終于只是一個孩子,得不到自己心愛的玩具。

七 當時如果留在這里,你頭發已經有多長
青豆回到青島之后,就給我發信息,她說,小米,我回來啦,我給你把那個男人劈了。當時我的心四分五裂成碎片。不是因為她傷害了我,而是她傷害了我后,卻仍在欺騙我。

  聶小松當時和他的小女友正在我的身邊,他看了手機短信后,一怒之下,將手機從窗口扔了出去!嘴中罵罵咧咧:靠,真沒想到21年的交情,今天才知道她是個兩面三刀的貨色!

  等他看到我發紅的眼睛,才想起,摔的是我的手機。慌忙下了樓,將那個慘兮兮的手機撿了回來,放在我的手心。手機已經被摔關了機,我也懶得再打開。

  整整一周,我離開了青島,找了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假裝找靈感,其實是去療傷,不開手機,不上網。可是,偏偏,駱以歌,我卻那樣不愿意忘記你,忘記你的字,你的煙,你的模樣。

  等我回到青島,還是見到了青豆。也看到了她掌心那張漂亮的紙張,上面寫著六個字:小米,我不愛你。

  我知道是駱以歌寫的,但是我不明白為什么青豆還要將它給我,耀武揚威一樣再傷害我一遍。

  聶小松也忘記了在他女朋友面前裝紳士,徑直將一杯冰水潑在青豆臉上,水滴順著她的長發落下。聶小松說,這21年,算是我白和你這樣的人交往了一場!

  青豆當時愣了很久,只是傻傻地看著聶小松,又傻傻地看著我。我流著眼淚,將一片紙巾遞給她。我說,青豆,因為擔心你,我也去過北京,去過梨園小鎮,仰望過那個陽臺……說完,我就轉身離去了。

  從那天起,青豆落掉了一頭長發,這是我后來在街上遇見她時,發現的。她在長街的對面對著我笑,很淡很淡的笑。

  我一遍又一遍地掐自己的手臂,告訴自己,她將會和駱以歌生活得很好!他們會很幸福很幸福!親愛的小米,你將來也會很幸福!

  然后我就跑到肯德基的洗手間里偷偷地哭。

八 要有多堅強,才敢念念不忘
2006年冬天,我乘飛機到長沙做新書簽售。飛機遇上了極大的氣流,空中小姐給每個乘客一張紙寫遺書。我當時就傻了,我想我怎么可以這么早死呢?我想起了親愛的爸爸媽媽,我想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他們,我是那樣愛他們。

  所以,我就寫了:爸爸媽媽,我愛你們。當時,我又想,他們如果看到了這個會多難過啊,所以,我就悄悄地加上了插入符號,加上了一個“不”字。我說,爸爸媽媽,我“不”愛你們。

  幸運的是,飛機解除了危險。我很順利地到達了長沙,這張遺書也沒有了作用。

  看到這里,我想,你們也一定明白了,青豆帶給我的那張駱以歌的留字:小米,我不愛你。

  其實,我和青豆一直都是一場誤會。

  青豆去北京那天,遭遇了搶劫,她打電話聯系到駱以歌時,精神幾乎崩潰。所以,那天,青豆在他肩上一直痛哭;而駱以歌,一直用擁抱平息她激動的情緒。

  青豆那些積存在我手機里的短信,我一一看了。她眉飛色舞地給我講,原來,小米,駱以歌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從2005年冬,你第一次到北京,他都知道你是錯寫了“綠了櫻桃紅了芭蕉”的小家伙。他都知道的。小米,你等著啊,我先回青島,很快,駱以歌也會來找你,他會給你期待了這么多年的幸福的!

  后來,我總是在做著一個奇怪的夢,夢見在飛機上的駱以歌,我想他在遭遇氣流的時候,給我留字時,是怎樣的表情?是不是淡淡的微笑呢?

  他是不是也是寫下了“小米,我愛你”。然后才像后來的我,多加了一個“不”字。原來,“我不愛你”真正的意義就是:知道嗎?我是這么地愛你!

  你們告訴我,故事最好不要以死來結尾,因為,現實生活中沒那么多生離死別。那么,誰能將我深愛過的這個男子再次帶到我身邊?讓他對我微笑,雙手覆過我手背,輕輕抹去我寫錯的字,安靜地打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然后,再對著我微笑,就像隔年一樣恍惚輕飄。

  原來,駱以歌,真的要好堅強,才可以念念不忘。

  就好比青豆在聶小松潑她水的那天,也回敬了他一耳光,她說:聶小松,這個世界上的人都誤會了我,而你也不該誤會我!因為青豆喜歡了聶小松那么多年,從她幼兒園時心存妒意踹了“小小松”那天起。如果她連聶小松都不與我爭搶,怎么會同我爭搶駱以歌呢?

  從此之后,城市之中,都會有這兩個女子,對兩個男子,無論生離抑或死別,故作堅強,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