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嘉木,誰與望天堂

2016-08-30 作者 : 樂小米作品全集 閱讀 :

《青城》小說在線閱讀   樂小米作品集

南方有嘉木,誰與望天堂
我想你的時候,就是我在白紙上寫你的名字的時候。

  一筆一劃,一撇一捺,我都重重重重地描,重重重重地劃。最后將紙張劃破。請原諒,我想將你劃進我的心里,讓我一生都不忘;同樣,我也想將自己的心劃進你的名字里,讓我們一生都有關聯。

  蘇嘉楠,你是不是要說我固執呢?
1 白開水的味道就是藍朵的味道

蘇嘉楠。

  我開始寫你的名字的時候,就是想你的時候。

  我想你的時候,就是我在白紙上寫你的名字的時候。

  一筆一劃,一撇一捺,我都重重重重地描,重重重重地劃。最后將紙張劃破。請原諒,我想將你劃進我的心里,讓我一生都不忘;同樣,我也想將自己的心劃進你的名字里,讓我們一生都有關聯。

  蘇嘉楠,你是不是要說我固執呢?

  你總是皺著眉頭,少年老成的模樣,對,漆黑的眼睛里還會閃過小小的不屑,你說,藍朵,你這只固執的豬!

  是的,我就是這樣的固執。

  就如同我固執地喜歡你皺眉頭時的樣子、固執地收藏你吃糖果時留下的糖紙。

  我還有哪些固執?

  我固執地跟在你身邊充當狗皮膏藥且樂此不疲;固執地在你對著漂亮的小姑娘流口水時,狠狠跺你的腳;固執地在那些“好色”的小丫頭們沖你拋媚眼時,沖她們翻出凌厲的白眼。

  故事從什么時候開始,蘇嘉楠?

  從1998年圣誕前夜八大關那場雪,你把我堆在雪人里,然后我高燒不斷開始?還是從2000年音樂廣場上你喊我“豬小胖”,被我踹下了月心湖開始?

  豬小胖。

  蘇嘉楠,其實,“豬小胖”這個名稱,你很小的時候,就這樣稱呼我。哪怕到了2000年,我已經瘦骨伶仃,你仍這么稱呼我。其實,你根本記不得了,記不得,你同我之間發生過什么事、說過什么話,在什么時間、什么地點。

  可是,蘇嘉楠,我都記得。

  很小的時候,幼兒園的阿姨給我們上課,她講味覺,讓我們嘗試各種不同味道的飲料。她問我們,桔子汁是什么味道?

  蘇嘉楠,你總是最聰明的那個,你說,是甜甜的。

  別的小孩都特別鄙視地看著你,因為你搶了他們回答問題的風光,只有我,一臉崇拜地看著你。從小,我就具有花癡的氣質。

  阿姨又問,山楂汁是什么味道?

  蘇嘉楠,你這個爭強好勝的小孩,又拖著聲音搶著回答,你說,是酸酸的。

  長大后,我想起這段往事,總覺得娃哈哈果奶的廣告詞——“酸酸的、甜甜的,媽媽我要喝,娃哈哈果奶!”是剽竊了你小時候的創意。

  你從小就那么天才。

  我從小就那么笨。

  最后,阿姨問了一個問題,她說,那么,白開水是什么味道?

  蘇嘉楠,你又搶話了,天才兒童的你,就是有些大舌頭。你指著正在捏橡皮泥的我,說,白開水的味道就是藍朵的味道。

  當時阿姨愣了,小朋友們都愣了,包括我在內。阿姨問你,蘇嘉楠,你說,為什么藍朵是白開水的味道?

  蘇嘉楠,你當時笑得別提多得意了,你說,阿姨,我最喜歡喝果汁,最不喜歡的就是白開水,就像我不喜歡藍朵一樣!

  你的話,落地有聲。

  那天我從幼兒園回家后,一直抱著布娃娃哭。也就是那天,我跟著家人離開了省城,我們甚至沒有道別的時間。

  這樣也好。至少證明,關于“我愛你”這個故事,不是那種青梅竹馬的千篇一律的類型。還有,那天,在課堂上,我本來想捏一個孫悟空給你,但是因為你說你不喜歡我,一點也不喜歡,我就生氣了,將它捏成了豬八戒。

  蘇嘉楠,我是想詛咒你。如果你再不喜歡我,我就讓你變成豬八戒。

  我給別人來講這場感情,似乎,總是這樣“你啊我啊”的,太沒吸引力。所以,蘇嘉楠,我不再這樣,不再像和你對話一樣講這個故事。因為,你聽了,也仍會叫我豬小胖,仍然會覺得我是白開水。不如我換一個方式,講給別人聽。

2 遇見以及1998年第一場雪
我與蘇嘉楠再次遇見,是在1998年冬天。

  那個時候,因為我的成績不理想,父母將我送到了省城最好的高中,其間的關系迂回,我就不多說了。可是,他們就是不理解,從小,我就這么笨,長大后,依舊會很笨,這并非是一所學校能夠改變的現實。

  獨自呆在離家千里之外的省城,我突然變得孤僻起來。后位的小男生總是欺負我,在我衣服上用圓珠筆亂畫。好在,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我曾經呆過的城市,而且在這個城市里,有一個天才的小男孩,曾叫過我“豬小胖”。盡管,這么多年過去后,我根本不知道會不會再遇見;遇見后,我會不會認出他的模樣。

  已經這么多年。

  很小的時候,我喜歡這個男孩子,并不是因為他多么天才,更不是因為他多么漂亮,我喜歡他,就是因為他的名字。

  蘇嘉楠——不是胡嘉楠,也不是蘇楠嘉。恰恰是蘇嘉楠。幼兒園的阿姨,點他的名字的時候,輕輕地說:南方有嘉木。真漂亮的名字!

  雖然,我從小就很笨,但是,我知道,蘇嘉楠,確實是一個無比好聽的名字。

  蘇嘉楠——

  我是靠在教室外走廊處發呆的時候,聽到別人喊這個名字的。剎那間,有種天地輪回了的感覺。

  就在剛才,我還被數學老師給狠狠地批評了一頓,他指著我的鼻梁說,索藍朵,你真是豬腦子!你這德性,還在這里讀高中,還是回家賣地瓜去吧!

  我滿心的委屈。

  如果不是很笨的話,我也想好好學,然后不管是老師還是父母都拿我做驕傲,同學們都拿我做榜樣。可是我做不到。費盡了力氣也做不到。

  所以,蘇嘉楠,當你應聲轉身的時候,我的眼淚就落了下來——因為,我是在這么千般委屈的時候,隔了這么多的舊年與心事,再次遇見了你,遇見了那個眼若明星一般燦爛的你。你滿臉淡笑,同喊你名字的女孩說話。當你的眼睛掃向不遠處的我的時候,一臉惶惑——你記不得我了。

  其實,我也記不得你了,但是,我還記得你眼底下那粒很細微的淚痣,這么多年,它還完好的在你眼底。

  后來,我們熟悉了,你還調侃過我。你說,哎,豬小胖,你知道不知道,你可是第一個見到我就激動得流眼淚的女孩子。

  那天,我在教室走廊上,莫名地號啕大哭。那個叫蘇嘉楠的男孩子在上課鈴響起的時候,遞給我一條手帕,淡淡清香彌散在空氣中,仿佛是五月的槐花,幽香綿長。他說,回去上課吧,否則遲到了會挨批評的。

  中午放學,我收拾課本走出教室的時候,蘇嘉楠正在我們教室外面。咖啡色的棉外套,襯得他的皮膚格外白皙,眼睛也格外的晶亮。他見我走出來,就對我笑,說,你沒事了吧?然后略微不好意思地說,我挺擔心你的。

  我點點頭,抬頭看著他。

  他的笑容真的很溫暖,就像少年時的阿波羅神一樣,燦爛,明亮。

  那天,我們并肩走出校園。蘇嘉楠說,真奇怪,我們好像以前見過。

  我抬眼看他的時候,第一片雪花落在我的肩膀上,很輕,很柔,寂靜無聲。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問他,我說,你怎么會從高三教室里出來,你應該和我一樣,讀高一啊。

  蘇嘉楠很淡然地笑,他說,你怎么就確定我應該讀高一啊?

  我嚇得吞吞舌頭,不敢多說話。在那個雪天,在那場不一樣的重逢里,我很害怕,很害怕蘇嘉楠得知我們曾經“青梅竹馬”過后,喊我豬小胖,或者當我是白開水。我更害怕的是,他說,咦,我怎么不記得幼兒園時候我有你這么一個同學?

  后來,我得知,這個小天才,跳過級。

  從那個時候,每當溫書很痛苦的時候,我就會想,如果蘇嘉楠的那個天才小腦瓜分給我一半該有多好?

3 白豆、齊朗以及八大關流淚的雪人
蘇嘉楠喜歡白豆,我是后來才知道的。

  那個時候,蘇嘉楠和我已經很熟絡。他總是很奇怪地瞪著我看,因為,我總是能從一堆花花綠綠的果糖里,給他挑出他最愛吃的大白兔。盡管這時,德芙、阿爾卑斯已經大行其道,但是蘇嘉楠還是很愛大白兔。

  關于大白兔,我記得,幼兒園的蘇嘉楠還曾為了搶大白兔奶糖咬傷我的尾指。幼兒園的時候,蘇嘉楠只敢欺負我一個人。因為我最笨,他欺負我,我也不會反抗。后來,我一直想知道,我離開之后,蘇嘉楠在幼兒園會不會因為沒有別的小朋友欺負,而無比的寂寞。

  白豆是蘇嘉楠的學姐,在省城的一所重點大學讀書。我最不看好的就是這種姐弟戀。所以,當我知道蘇嘉楠喜歡的女子,是一個大他三歲的女孩子時,很嗤之以鼻。

  那時,我已經“認識”了蘇嘉楠兩個月。蘇嘉楠說,可能很笨的女孩子天生都有種特別憂郁的氣質,比如你,索藍朵,你就憂郁得可以,所以,我總是很想保護你。蘇嘉楠說的這些動聽的話,是我與牛頓三定律、動量守恒定理抗爭的精神動力。

  那時的蘇嘉楠因為被學校保送了南方一所重點大學,所以沒有高三那種學習壓力。

  他帶著我去虎山踩過湖里的冰。那是一個暖冬,湖里的冰很薄。我很膽怯,不敢輕易邁出步子。蘇嘉楠很小心地邁到冰面上,拉過我的手,他說,別怕藍朵,我還在呢。

  事實證明,蘇嘉楠很愛搞惡作劇。那天,他把我丟在湖心冰面上,自己溜到岸邊,然后惡作劇一般看著我笑,他說,藍朵,你這個膽小鬼!快過來啊。

  我就在冰面上哭了。

  蘇嘉楠溜到湖心冰面上,伸出手,把我帶到岸上。他說,藍朵,對不起。然后他看著我有些畸形的尾指,很奇怪的表情。他說,真奇怪,藍朵,我怎么看了你的小指,就會心跳得厲害呢?

  心跳得再厲害,也抵不住他對白豆的喜歡。

  圣誕節那天,他約白豆在八大關見面。那天,雪下得特別大。蘇嘉楠帶著我一起去赴約。我本來不想當電燈泡的,但是蘇嘉楠執意要我去。他說,藍朵,你知不知道,我特別需要你。

  他這么一說,我就很開心地去做電燈泡了。我甚至還幻想,蘇嘉楠會對白豆說,對不起,我喜歡索藍朵。

  但是到了八大關,我才知道,蘇嘉楠絕對是小人。他將我埋在雪里,堆成了一個雪人。他說,藍朵,藍朵,我估摸著我堆不起足夠的雪,你就先幫我一把吧,為我和白豆的愛情獻一次身吧!

  就這樣,我被蘇嘉楠埋進了雪里,他還特別好心地給我嘴巴上插了一根吸管,那是他從肯德基拿出來的。我在雪里一邊發抖,一邊想,怪不得在肯德基他會這么殷勤。

  白豆在八大關見了這個“雪人”果然驚喜異常,我在雪里一邊發抖,一邊聽她嘰哩哇啦地對蘇嘉楠表示她的愉悅。然后我又聽到她對蘇嘉楠說,這是齊朗,我的男朋友。

  我在雪里,一聽她這樣說,頓時對她好感百倍,然后就激動得暈了過去。

  等我清醒過來,已經在醫院里打點滴。蘇打水的味道嗆得我嗓子疼。一個瘦瘦的、高高的男孩子,毫無表情地看著我。

  我的嘴唇干裂得厲害,我問他,蘇嘉楠呢?蘇嘉楠呢?喊蘇嘉楠名字的時候,我的嘴唇就裂開了口子,生疼。

  那個男子很冷漠地對我翻了一個白眼,只說了兩個字:白癡!

  當他將溫熱的水用湯匙送到我嘴邊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種特別的溫柔,從他冷漠的瞳孔掙脫出來。

  那天,他的手背擱在我的額上,直到發現我已不再發燒,眼睛里才露出一絲微笑。

  真的,他的眼睛竟然會笑。

  這個擁有一雙會笑的眼睛的男子就是齊朗。

  很久很久之后,當齊朗把一枚精美的尾戒戴在我的畸形的尾指上的時候,他對我說,如果不是那天,在八大關,親眼看到會流淚的雪人,我永遠不會相信,世界上還有一種愛情,仿佛童話。

哦,忘了說,那天在醫院,蘇嘉楠正在醫院的花園里接受白豆給予他的勸解。我可以想象,他一定在流淚。他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孩,得不到的東西,不愿意放手。

4 游樂場里,寂寞的木馬和寂寞的小孩
1999年夏天,倔強的蘇嘉楠放棄了被保送的機會,執拗地考到了白豆的那所大學。那年夏天,他對著我,萬分倔強地說,藍朵,我就不相信,白豆會不喜歡我!

  其實,他每次都是喊我“豬小胖”的。只不過,我是一個女孩,我愛面子,在將這個故事說給你們聽的時候,都改成了“藍朵”或者“索藍朵”。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正在吃涼粉。就在這時,辣椒籽卡在我的嗓子里,我不停地咳,咳得滿臉通紅,咳得眼淚直流。我很仗義地說,蘇嘉楠,你有什么需要,盡管說,上次你不是把我埋進雪里去了嗎?這次,這次你把我推進火堆里我也去!

  蘇嘉楠拍拍我的肩膀,他說,好兄弟,有決心!

  決心。

  是啊,我的決心。

  我的決心就是總有一天,蘇嘉楠,你會發現,有個叫索藍朵的女孩,她其實也不錯,真的不錯。

  那年暑假,我有些怪異。在暑氣悶熱的季節,我買了一件棉衣,買了一雙雪地靴。蘇嘉楠問我,你不是精神有毛病吧?

  我說,沒有啊,我就是想鍛煉一下自己的耐熱性,萬一你什么時候有需要了,將我推向了火坑,我不是得搞一下配合么?

  蘇嘉楠笑了笑,說,索藍朵,你真逗。

  1999年秋天,蘇嘉楠讀大學了。身邊有足夠多的好看的小姑娘,讓他足以忘記白豆,當然,更足以忘記我。

  也是在那個時候,我學會了逃課。

  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數理化對我來說,簡直就是折磨。每次在物理課本上看到愛因斯坦那張慈祥的老臉時,我就思想崩潰。坐在我后排的男生,依舊用圓珠筆、鋼筆在我的后背上畫各色各樣的線條。這個世界對笨小孩,從來就是欺負。劉德華這個老男人,唱那首歌的時候,簡直就是騙死人不償命。

  第一次逃課的時候,我戲劇化地遇見了齊朗。關鍵是我從學校的圍墻上爬出來的時候,一下子跳到了他的摩托車前。他當時急剎車左轉,直直地撞在路邊的樹上。當他摘下頭盔沖我吼的時候,鼻血滿臉。

  他收住了自己的聲音,說,怎么是你,藍朵?

  他喊我藍朵,確確實實的是藍朵,而不是什么豬小胖之類令我難堪的名字。

  我想,齊朗一直很奇怪,世界上怎么可以有我這樣的女孩,不是冰在雪里,就是跳到車前,總是搞這樣的死亡游戲。

  也是從那次開始,我和齊朗開始熟悉起來。他在圣地亞哥音樂廣場做“少爺”,每天靠著賺那些物質富裕精神空虛的中年女人的鈔票過活。他跟我說過一句話,讓我笑了好久。他說,藍朵,你得相信,我很純潔。

  我暴著牙齒大笑,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減肥,我不希望蘇嘉楠再喊我“豬小胖”。我只知道減肥已經讓我瘦骨伶仃,只是沒想到我的牙齒們也這么爭氣,也都“伶仃”出嘴巴。

  在2000年之前,我一直逃課,逃課到學校旁邊的游樂場里,坐木馬。它們上上下下,一起一伏,就如同一條飄忽不定的感情線一樣。

  游樂場對面是圣地亞哥音樂廣場,木馬高高地起來的時候,我能看到里面的燈光,我在想,這個時候,齊朗對著哪個中年女人笑容如花。我知道,齊朗是個不幸運的小孩,他沒有學歷,沒有家世,唯一擁有的,就是漂亮的樣子。

  更多的時候,我在想蘇嘉楠,我在想,他怎么會有一個這樣美好的名字,讓我念念不忘?

  我抱著木馬笑,眉頭卻縮成毛毛蟲狀。

  我想起很小的時候,蘇嘉楠曾經在我午睡的時候,將兩條小蟲子用透明膠貼在我的眉毛上。阿姨批評他的時候,他還振振有詞地說,你看,索藍朵的那兩條眉毛,難道不像毛毛蟲么?

  蘇嘉楠,我想,如果我忘記了你,或許,我就不會悲傷,而我的眉毛也就不會像毛毛蟲了。
5 你只肯喊我豬小胖
齊朗離開白豆,是因為我。

  那天,我因為逃課,被教導主任罰在操場上跑圈,被路過的齊朗看到了。那時,他的摩托車后面還載著白豆。可他就這樣剎住了車,翻進學校圍墻,硬生生地將我從操場上拉了下來,拉出了門外。

  他說,藍朵,沒有人可以這么折磨你!

  白豆臉色變得青白。她指著齊朗,一直發抖,她說,姓齊的,你是什么意思?

  齊朗說,白豆,對不起。

  后來,因為齊朗,我和白豆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情。有一次,她甚至將汽油倒在我的身上,將我拉到齊朗面前,她說,齊朗,我要你后悔!

  齊朗臉色也是青白異常。他說,白豆,對不起。我以前喜歡過你,可是,現在,不愛了。

  白豆問他,為什么不愛了。

  他說,不愛了,就是不愛了。

  白豆將火機打開,她說,齊朗,算你有種,我要你后悔一輩子!說完,就將火苗往我身上送。

  齊朗的嘴唇幾乎發白,他沖白豆吼,他說,白豆,你給我聽著,如果藍朵有什么不測,我就殺了你全家!反正我無牽無掛!

  齊朗這句“我殺了你全家”的狠話,讓白豆心灰意冷。她將我推到齊朗身邊,一句話沒說,就離開了。

  愛是一種決絕。

  可是,面對蘇嘉楠,我永遠學不會“決絕”這兩個字,我學不會威脅。我經常幻想,有那么一天,我跑到蘇嘉楠眼前,沖他吼,你快愛我,你要是不愛我,我就……我就……我就把你的大白兔奶糖全偷光!

  或者,我該選擇一個更嚴重的威脅,可是,我學不會。所以,蘇嘉楠,這么多年,我在你眼前不停地晃,你卻只肯喊我“豬小胖”。

  后來,關于白豆的消息,我幾乎聽不到。因為那時,她與齊朗和蘇嘉楠都沒有了關系。這么多年,齊朗一直在我身邊,因為打傷了那個總是欺負我的后位小男孩,他還蹲進了看守所。

  而蘇嘉楠,也很順利地大學畢業,供職在醫院。

  工作了的他比以前更好看,那些整潔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那樣的優雅。他身邊總是不缺女孩子。但是,他經常找我聊天,傾吐那些不開心的事情,關于工作的,關于感情的。

  突然有一天,他對我說,豬小胖,你怎么這么瘦了!很驚愕的表情。

  我淡淡地笑。笨蛋蘇嘉楠,這已經離1998年幾乎八年時間。

  八年時間。

6 有沒有這么一雙眼睛可以仰望天堂
我的所有的不幸,始于2006年夏天。

  那個夏天,我跟齊朗說,我身體出現了很大的不適。去醫院檢查的時候,結果顯示:胃癌。然后那個醫生可能是心情非常不好,他的話很生硬,他說,回家等死去吧!

  齊朗整整沉默了一個下午,很久之后,他的手撫過我的臉,他說,藍朵,別怕,我會照顧你的,一輩子。

  那一天,我很輕松,我覺得這20多年來,我從沒這么輕松過。我先去簽了一份眼角膜捐獻表,為了標榜自己的愛心。然后我決定找個風和日麗的傍晚,約蘇嘉楠見面,我要告訴他,我得胃癌了。然后,我還要告訴他,蘇嘉楠,索藍朵喜歡了你那么多年。

  想到這里,我比較開心。

  可是,還沒等我對蘇嘉楠表白什么,齊朗竟給我捎來了醫院的最新消息,說,片子拿錯了,索藍朵,你只是消化不良而已!

  然后,他的眼圈開始發紅。我當時正在幻想蘇嘉楠得到我病危的通知,會不會深情地擁抱我,告訴我,豬小胖,別怕,我照顧你一輩子!現在讓齊朗這么一說,所有的幻想頃刻變成了空氣泡,我一時氣沒有緩過來,一口水噴在齊朗臉上,一時間,我都分不清,他是不是高興得流淚了。

  雖然,我的胃沒有問題了,但是更大的厄運在后面。因為大家都在等著我死了,尤其是那個等待我捐眼角膜的病號。

  誰說醫院可以給捐獻者和被捐獻者雙方保密?反正那個病號的老爸帶著一隊人浩浩蕩蕩地找到我的住處。將我從被窩里撈出來,跟撈茶葉蛋似的。

  中年男人死死地盯著她,他說,我閨女的眼角膜呢?你不是說要捐獻眼角膜給我姑娘么?

  我心平氣和地告訴他,我現在仍然想捐獻,可是,法律不允許我捐獻!然后我告訴他,誤診的事情,導致了這一次,我沒有辦法幫他的女兒。

  中年男子緊緊抓住我的胳膊,他說,我不聽別的,我只要我女兒復明!為了我女兒,我會不擇手段的!

  我告訴他,不是我不想,只是,眼角膜不能活體捐獻!

  他就冷冷地笑,說,小孩,你忘記了,眼角膜雖然不能活體捐獻,但是,如果你的眼睛失明了,眼角膜完好,你就可以捐獻!

  他的話,讓我的心驟然冷了起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弄瞎我的眼睛!然后,我就可以將眼角膜捐獻出來,活生生地捐獻出來!

  就在他身邊的人要將我拖走的時候,齊朗沖了進來。他看到眼前的一切,看著沙發上那個端坐的男人,微微一愣。

  他拿起桌上的酒瓶,說,你要的,我會給你的。放開藍朵!說完,他拿著酒瓶在桌角震碎,狠狠地戳向了自己的眼睛!

  我只看見溫熱的血從齊朗的臉上流了下來,我的心也墜到了地面,只覺得整個世界拋棄了自己。

  那些人的手松了開來。我跌跌撞撞地爬到齊朗面前,不停地撫摸他的臉,他的身體不停地抖動,鮮血沾滿了我的雙手。

  我哭著喊他,齊朗。齊朗。

  我說,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可是,沒有人肯理我們,他們的心那樣冰冷,眼睜睜看著齊朗的眼睛隨著血的冰冷也萎縮。

  那個中年人也流淚了,但是我明白,他不是為了齊朗和我而流淚,而是因為,他女兒有救了。

7 我欠你的,我都還你,從此,我們不再有關系
齊朗的眼角膜在那個女孩的眼睛上復明了起來。

  有些事情似乎是天方夜譚,有人或許會問我,法律呢?總有一天,你會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只有陽光和玫瑰的,還有猙獰和殘酷。

  那天,我死死地拽著齊朗,不肯讓他們將他帶走。齊朗摸索著,輕輕吻過我的臉,他的聲音顫抖不已,他說,藍朵,聽話。藍朵,聽話。

  他怕我的固執遇到更多的災難。

  后來,我才知道,那個需要眼角膜的女孩,竟然是白豆。

  因為那年秋天,她敲開了齊朗的房門,抱著齊朗哭,她說,齊朗,齊朗,如果知道是這樣,知道是這樣,我就是死,我也不要這雙眼睛!

  齊朗當時的精神狀態一直不好,所以,他推開白豆,嘴角很冷地笑,說,我欠你的,我都還你了,從此,我們不再有關系!

  白豆說,齊朗,難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這么不堪么?

  齊朗沒有說話。

  其實,我很相信白豆,如果有愛,她是舍不得傷害齊朗的。如果她確實知道,這件事情是這樣發生的,我相信,她是舍不得齊朗的。

  盡管她的眼睛是因為齊朗的離開,她沒日沒夜在酒精的麻痹下尋找釋放,導致了視網膜脫落,從而失明。但是,我相信,她舍不得恨齊朗的。

  就像我,盡管蘇嘉楠這個小混蛋,將我冰在雪里差點凍死,我都舍不得恨他一點點。

  白豆走之后,我用小湯勺給齊朗喂水,水氣撲面,我突然聽到皮膚蒼老的聲音。所以,我對齊朗說,齊朗,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吧。

  齊朗吮吸水的嘴唇停住了。半天后,他輕輕伸出手,摩挲著我的頭發,他說,小傻瓜。

  那是一個陽光非常好的午后,我給齊朗買了一個很軟的靠墊。回去的時候,卻沒有見到齊朗。只見到滿屋子的陽光,那么刺人眼睛。

  齊朗給我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的字歪歪扭扭,支離破碎,我根本讀不出是什么字。但是我知道,齊朗離開了。

8 為什么現在,我還會寂寞
我留在這座北方的城市,沒有離開。因為,我在等待齊朗的回來。

  蘇嘉楠的工作變得順利異常,和很多女孩的戀情風生水起。偶爾來到我的住所,說說閑話,偶爾會對著我發呆。

  半夜里,他會給我打電話,他說,索藍朵,為什么現在,我還會寂寞?

  我沒有回答他。

  我回答不了。

  我是個笨小孩,卻那么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他從小就是一個天才小孩,卻從來都弄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9 假如我不是笨小孩,假如你不叫蘇嘉楠
后來,有一天,蘇嘉楠在酒吧里喝得爛醉,他給我打電話,他哭,我是個天才小孩,用了那么多年,才知道,藍朵,我喜歡你。

  我就開始笑,一直到眼淚淌出來。我是個笨女孩,可是我卻只因為你那個好聽的名字,就知道了,蘇嘉楠,我喜歡你。可是,我什么也沒說。

  蘇嘉楠,一向優越的你,突然在電話那端笑了,笑得那么真切,那么尷尬,你說,豬小胖,逗你玩呢!別當真。別當真啊!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

  嘉木風可摧,相思不可斷。

  蘇嘉楠。

  我開始寫你的名字的時候,就是想你的時候。

  我想你的時候,就是我在白紙上寫你的名字的時候。

  一筆一劃,一撇一捺,我都重重重重地描,重重重重地劃。最后將紙張劃破。請原諒,我想將你劃進我的心里,讓我一生都不忘;同樣,我也想將自己的心劃進你的名字里,讓我們一生都有關聯。

  可是,我得等齊朗回來。

  他欠白豆的,他償還了;而我欠他的,我還沒償還。

  其實,誤診的胃癌跟眼角膜捐獻根本沒有什么關系,我自然也不是為了奉獻愛心。只不過,蘇嘉楠,那個時候,是你事業的低谷,你做眼角膜移植的項目,卻沒有人捐獻角膜,偌大醫院里,你飽嘗排擠的滋味。

  所以,我就捐獻了自己的眼角膜。我以為可以幫助你。

  對了,蘇嘉楠,其實,你一直都可以感覺得到,可以幫助你的話,我就什么都不怕!死都不怕。

  可是,后來,我得知活體是不能捐獻眼角膜的。所以,我的沖動就在那里被阻礙了。也就是因為我無心的沖動,卻間接地傷害了齊朗。

  所以,蘇嘉楠,我得等齊朗回來。

  否則,他戴在我尾指上的尾戒會日日夜夜弄傷我,就像你的小牙齒給我尾指上留下的小殘疾一樣,疼痛無比。

  可是。

  那么多年后,還有誰肯聽我講這個故事,聽我絮絮叨叨地說起,我愛過的這個男孩,他叫蘇嘉楠。

  蘇嘉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