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絕望的狗

2016-04-23 作者 : 巴遠君 閱讀 :

我一直想寫一條狗的故事,所以,今天我用寫檢查的時間,寫下了這個故事,這真是一只狗的故事,請勿對號入座。——寫在前面。

一 、狗眼看人

我是一只狗,一只從鄉下來的狗。

開車的司機說,一看這就是一條鄉下狗,我把喇叭按得震天響,都不知道躲嘛。

其實,他哪知道,我們鄉下狗都是不需要躲車的。隨便在大街上溜達,隨便和母狗談情說愛,隨便在電線桿上拉一泡尿,好讓我知道回家的路。不像這個A城,一條馬路,讓房子占去了一半,另一半總是被各種工程翻來覆去的挖,翻來覆去的挖,今天才修好,明天又開挖。我才尿的一泡尿本來是做記號好讓我回家的,豈不知,轉眼就被挖沒了,所以,我至今找不到回家的路,就這樣流浪流浪,成了一條野狗。

我很是不理解為啥老是要挖路,直到有一天,我躲在白花花的馬路邊上吐著舌頭喘著粗氣想我愛上的一條母狗時,我才知道答案。

“不挖路,哪來的經濟增長?不挖路,哪來的GDP?不挖路,哪來的項目?不挖路,哪來的建設場面?不挖路,年終工作總結怎么寫?不挖路,那些錢怎么花的出去?不挖路,怎么轉變經濟增長方式?不挖路,雙創工作怎么搞?不挖路,內需怎么拉動?不挖路,這些下崗職工的再就業怎么解決?不挖路,我們的福利怎么落實?不挖路,怎么體現我們修的是連心路?”……
我實在聽不下去這個自以為是的家伙不停的嘚啵嘚啵的給另一個自以為是的家伙講他的理論,我更看不慣另一個家伙做著只有我偶爾做的動作吐著舌頭不斷的說“高高高”。我朝著他們用我一只狗特有的方式狠狠的狂吠幾聲借以表達我強烈的不滿。

“狗日的,哪來的野狗,真是狗眼看人低。”

我本來就是狗,當然是狗日的,可笑的人,我狗眼看人,人倒是像狗,但是我不屑某些人和我做同類,其實,做一只狗挺好的,偶爾還會撿便宜,有時候不小心成了別人的父親,但是,我真的不愿意替人背黑鍋,不是我干的事,我是打死都不承認的。因為我一直恪守一條理論,敢作敢當。何況,我也從不和“人”做茍且之事,狗有狗道,我瞧不起人,何況,我已經有了一只我愛的母狗。

我不想替人背黑鍋,是有原因的,我經常聽別人講的那個開房校長,罵他是狗日的,這個黑鍋我是不會背的,我的基因很純真,絕對產不出這樣的校長,這樣的人,要是成為狗,我哪怕脫離狗族都行。想起人類,好多人都不如我狗,比如那個踩頭的城管,那個叫天一的星二代,那個叫立新功的秘書長。

每天,看著形形色色的“人“,他們身上發生好多奇葩的事,一直刺痛著我的狗眼。這些事,在我們狗界都是不會發生的,想不明白,這人是怎么做的,可它就是發生了,我只有對著黑暗狂吠幾聲表達作為一只狗的憤怒。

二、狗仗人勢

正在我沉浸在狗日的這件事我要不要被無理栽贓的時候,打狗隊來了,原因是我不該在A城的大街上狂吠,雙創嘛,都省級衛生城市了,老是讓一條狗在街上晃蕩,成何體統?而且是一條來路不明的野狗。

打狗隊來了四個人,全副武裝,拿著專業打狗棒,當他們看到我只是一條瘦弱的狗時,首先是隊長露出了猙獰的面孔,舉起手上的打狗棒,對身邊的一個小白臉說,你把鏡頭舉好,等下拍下我的英雄姿勢,也在新聞網站發一下。不然今年工作不好交差。

于是,隊長舉起打狗棒,兩個隊員從左右包操,小白臉舉起了手中的相機,要把我置于死地,還要讓我的死為他們歌功頌德。

說時遲,那時快。兩個隊員正撲過來時,隊長的打狗棒也掄空而下,而他們都忘了,我是一只鄉下的狗,跳躍和奔跑是我的長項,就在他們三個以為我必死無疑的當下,我一躍就竄出去了,他們三個碰到一起,摔了個狗吃屎,不對,摔了個狗啃泥,我不能在這里侮辱我的同類。我們現在也不吃屎了,吃的都是骨頭。

而相機的也被碰撞著飛出去,我用狗嘴叼著相機轉身就跑,隊長就喊,快,快把相機搶過來,里面有好多照片,要是照片流出去,我們上面好多人就完蛋了。

我叼著相機遠遠的蹲在那里,望著他們四個,說實話,我有點挑釁的意思,他們攆,我就跑,他們不動,我就朝著他們狂吠,借以表達我的幸災樂禍和仇恨,一直把他們累的筋疲力盡了我才作罷。

然后隊長就說,這不是一般的狗,我們要加大工作力度,加強訓練我們的打狗技能,從今天的打狗作業來看,狗的技能正在提升,反偵察能力技巧增強,無疑增加了我們戰斗的艱巨性、危險性和緊迫性,我們還要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和兄弟縣市的打狗水平相差甚遠,我們下個月,還要去考察學習新的打狗技巧。

另一個就說,隊長,其實只有這樣的狗存在,我們的工作才能讓上面重視,才有源源不斷的財政供給,要是狗都打死光了,我們以后的路怎么走,我們還有存在的價值么?放水養魚,你得有魚呀。

隊長說,是啊,現在工作不好搞,你下硬功夫了,搞得大家都沒飯吃,你不下功夫,搞得我這個隊長沒飯吃,我看可以和這只狗達成協議,我們以后不打他了,把他養起來,適當的時候,讓它出來狂吠幾聲,我們出來做做樣子,一來讓人知道,狗患無窮啊,二來讓人知道我們一直在為此常抓不懈。

本來以我狗的尊嚴,我是不會答應這個齷齪的交易的,但一想到,我一只鄉下的野狗,混在城里,實屬不易,此刻,肚子都餓得咕咕叫了,更重要的是還有我那只花里胡哨的母狗也餓得很,我只好向他們妥協。

相機從我狗嘴里吐出來,雖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但是對他們來說,這個相機比象牙更貴重。他們“人”的事,作為狗,我是瞧不上眼的,我知道,一部相機丟失了,一群相好還有領導都驚呆了:不是心疼,是心慌。

跟著他們一起到農家樂,跟著他們四個人美美的吃一頓,還給我的母狗準備了足夠的骨頭,隊長說,讓我擺個造型,讓他們拍幾張照片好做個新聞宣傳。對這個看似可信的要求,我是不會答應的,以我對人的了解,我不信,我擔心這是個騙局,害怕他們日弄我,痛下殺手,我叼著我的骨頭,眼漏兇光,做好最后的防備。隊長看著我這個樣子,顯得很害怕,就對手下說,你看這個狗,還不配合,這樣的狗是有前途的,我們得留著它,讓他快速成長起來,為我們的打狗事業在添新活力。但是,我們今天還是得打幾條狗,不然今天工作不好說。

幾分鐘后,我聽到幾聲慘烈的狗叫,一只才半個月大的小狗和一只懷孕的母狗慘死在打狗棒下,眼睛瞪得老大,我不由得狗淚縱橫。

他們四個人互相在狗的尸體旁擺著各種造型拍照,拍完后,小白臉問,今天我們新聞寫打死了多少條狗?隊長說,你這樣寫,在某某的堅強領導下,在某某的指導下,在某某的關心下,在某某隊長的親自指揮下,打狗工作合力克難,迎難而上,實現了今年打狗事業開門紅,共打死公狗180只,母狗210只,小狗308只,我們為小城生活的安寧做出了積極貢獻。

小白臉問,哪有那么多?不是就兩只狗么?

隊長說,你這是政治的不成熟,你沒看這個小狗是母狗么?你不打死,將來他會生多少小狗?何止308只?這只母狗肚子還有個小狗,母狗還會生多少只?母狗肚子的小狗又會生多少只?

我對著他們說了句:次奧,盡管從狗嘴里吐出來變成了汪汪。

三、“郎”心狗肺

我叼著我的骨頭向我愛的母狗奔去,一路上,看到好多的狗還在為生計奔波,有的搖尾乞憐,有的在垃圾堆里扒拉著發霉的食物,我就有種優越感,我終于成了一只有人罩著的野狗,發現自己成了狗上狗,似乎走路都有了別樣的力氣。

等到我跑到我愛的母狗窩邊時,我傻眼了,我愛的這只母狗正和一只高大帥氣的京巴在卿卿我我,作為一只愛它的公狗,我不能前去和這只雍容華貴的京巴理論,我不能讓我愛的這只母狗受到傷害,我不能讓我愛的母狗成為狗族的笑柄。盡管人們都說,狼心狗肺,其實,在我這里,這句話是不成立的,郎心似水。最主要的是,我是一只從鄉下來一只善良的狗,如果我真的傷害了我的母狗,其他的狗會說我得意忘形,他們會說我成為城里狗就變了,說我成為有人罩著的狗就拋棄自己的愛狗了,會說我可能愛上了另一只狗,就不要這只曾經愛著的狗了。

太多的理由,由不得一只狗解釋,狗有狗的世界觀和道德觀。于是,我放下這塊骨頭在狗窩邊,默默走開,本來,我想長嘯幾聲寄托我的祝福和哀思,但我沒這樣,我知道,我是一只善良的狗。

其實一只狗的世界也會下雪,我走在A城凌亂的路上,機器在轟鳴,小汽車在胡亂穿插,自以為是的人都在浮躁的世界里做垂死的掙扎。我不在沿路撒尿,我根本不用記住回家的路,因為我無家可歸。看到路邊好多花狗,我也曾想著去放縱,但我沒有,我不能做一只讓人瞧不起的狗,我是一只有理想,而且是來自鄉下的優良的狗,我不會給我的狗族丟臉。

盡管我的肺都都要炸了,但我一直記得我是一只善良的好狗。

四、狗急跳墻

A城的夏季,有時候很春,有時候很冬,大部時間很夏。總之,很不正常。而今天,就是很夏的一天,太陽毒花花的,路上行人稀少,只有和我一樣的“人”,為了生計奔波著,他們和我一樣,——“狗命人!”我笑著想。

走到A城的一個咖啡屋,我赫然看著一個橫幅:日本人和狗不得入內。看完后,我狗眼生疼,憑什么這樣瞧不起一只狗?干嘛把狗和日本人扯到一起?狗有狗的尊嚴,比如我這樣的狗。強盜邏輯嘛,不讓我進,我偏要進,看能把我怎么樣?何況,我今天是一只傷心的狗,小心我下冷口,咬死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家伙。

我邁著狗步,擺個自以為是瀟灑的造型朝里面走去,侍應生指著條幅讓我看,我朝他狂吠幾聲,侍應生嚇得躲進大廳不敢出來,我嘲笑著他我繼續朝里走去,這時,出來幾個壯漢,手里拿著菜刀,站在門口向我狂舞,我心里想,這幫蠢貨,狗急都跳墻,你小心把我逼急了,和你拼個魚死網破什么的。我不停的朝他們狂吠著,引來路人的觀戰。人狗大戰,刺激的一幕正在上演。他們這些人也只是裝腔作勢,害怕我的狂犬病毒和青面獠牙。

對峙了一會,打狗隊的隊長帶著人來了,看到我后,隊長說,又是這只野狗,這是一條和我們有著淵源的野狗。我心想,有打狗隊長罩著我,我怕個球。他充其量做個樣子,還是會放我一碼的,沒有我們這些狗,他們就沒事可做了。想到這里,我更得意了,發泄我的憤怒,向他們撲過去。

打狗隊長說,你們退下,讓我們來。

隊長邊說邊給我使了個眼色,因為有我們之前的齷齪的交易,我想,我作為一條狗,吃了人的嘴軟,拿了人的手短。應該配合一下,這是個雙贏的事,我想我應該配合一下。

隊長的打狗棒凌空而下的時候,我知道我想錯了,他是真的痛下殺手了,只聽到我狗頭上嘭的一聲,然后就是滿眼金星,四肢就癱軟了下來。

我們終于解決了最頑固的一只狗,我們終于消滅了這個小城最后一只狗。

他們歡呼著。

我還沒來的及跳墻,就被打暈了,狗就是狗,人就是人。果然人狗殊途。

五、狗尾續貂

我眼睛沉重,但我想我是一只堅強的狗,來到城里,還沒有成為一只合格的城里狗,就這樣死了,太***不值得,想到狗媽媽的不容易,想到自己背負的狗的理想和責任,我不能死,更要命的是,A城東頭,有個樹樁,樹樁上有個鐵鉤,城里人在這里把兔子掛在上面,欻的一下,就把皮剝掉了,把羊掛在上面,也是歘的一下就把皮剝掉了,還有蛇,雞,鴨的命運,我看過好幾回,想到我也有可能把頭掛在哪里,歘的一下,皮就沒了,不由得打個激靈,我對死亡充滿恐懼。

夜色蒼茫,他們把我裝進蛇皮口袋,打狗隊的人進店里去吃東西了,我在蛇皮口袋里,所有外界的事物也正配合著我絕望的情緒:昏淡陰郁的天色、渾濁的空氣、陰暗無光的水泥地面,還有一陣陣刺骨的冷風。我心里感到空虛、悲哀,整個幻想的天國已經在我的周圍崩潰了,并且崩潰得蹤跡渺然,無聲無息,如同過眼云煙的夢境。

我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經凝結成一塊堅硬的石塊,慢慢地沉墜。我想到把我狗頭掛在鐵鉤的那一幕,只覺得腦中“嗡”的一聲,冷汗不由自主地冒了出來,血液像凝固了一般,渾身沒了力氣,孤獨無助悲傷一起涌上心頭,我想喊一聲,但喊不出來,然后感覺周圍的物體開始旋轉,我的視線也漸漸模糊起來。

正在我準備閉上眼睛,享受死亡的時候,我聽到了沙沙的聲音,并伴著一只貓的喵喵叫聲。

我似乎看到了救星,睜開狗眼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了一只貓,這是一只美麗的貓,用它的爪子撕開了裝著我的口袋,很快,我看到了光亮,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來。

這真是一只漂亮的貓。它用它的舌頭舔著我的狗臉,我慢慢蘇醒過來,鉆出口袋,我看了一眼貓,那只漂亮的貓。

貓對我說,你不能死,你還沒有成為一只合格的城市狗。

我咬著狗唇說,是的,我不能死,我要成為一只合格的城市狗。

我試著站起來,盡管搖搖晃晃,但我用盡我的力氣,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多少年后,我可能成為人的幫兇,做一只兇惡的狗,可能永遠做一只流浪狗,可能恪守狗道一直做好一只善良的狗,可能回到家鄉成為一條家鄉狗,可能安寧的生活在這個陌生的城市,做一只常常懷念那只貓的狗。——等有時間續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