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丹楓作品集

穆丹楓作品集在線閱讀

騰訊簽約作家,原創大神級VIP作者,已完成的書有 《彼岸花開為君傾》 《步步驚華》 《毒妃妖嬈》 《驅魔王妃》 《以蠱服人:娃娃王妃》 《娘子不像話:妖孽殿下來敲門》 《轉世成魔》 《倚天舞》等。偶然邂逅使他認定她就是自己攜手一生的戀人,卻又同時知道他們是命中注定的仇人……他矛盾卻又割舍不下,只好故意逗她,若即若離地跟著她。雖然知道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可看她快樂的樣子,他卻實在不忍心告訴她事情的真相,只好自己獨嘗那份患得患失的折磨…… 一襲白衣,他有著絕世的美,是魔界的新至尊,她,有時機靈,有時迷糊,是仙界的三流小仙。第一次見面,他看到她這個神仙從天上掉下來的糗樣;第二次見面,她和他抱在了一起,她在上,他在下…… 第三次見面,他和她差一點洞房花燭…… 丫的,她是驅魔師,卻也華麗麗滴穿越了!為什么別人穿越都穿越到舒服的大床上,旁邊還有個小丫頭噓寒問暖,她卻是硬硬砸死了兩個人,直接成了殺人犯?   老天爺,你這待遇也太不同吧?她無語問蒼天。幸好,幸好旁邊還有一個美的冒泡的帥哥,她可以拉個墊背的了。為什么不是溫馨的大床,而是死尸遍布的河里?好不容易爬上岸,就看到一個笑得極其邪魅的人,符月童鞋的第一反應是:“美女啊,大美女啊……”   他帶兵滅了她的國家,在她的面前逼死了她的姐姐,而她原本應該是他的妻,卻淪為他的奴……人倒霉了喝涼水都塞牙,狐倒霉了打個架都被雷劈!糊里糊涂穿越到這個怪異的朝代,滿大街的鐵皮怪車不說,街上的美女也穿的一個比一個涼快!   他雖然失去了所有的靈力,但好歹還是一個萬年的狐仙不是嗎?這個臭丫頭居然拿他當狗狗養!如不是顧忌她是驅魔師,他早把她一巴掌拍天上去了。她是外表甜美,卻生殺予奪,我行我素的女特工,他,是外表清冷,卻身份成謎,腹黑妖孽的酷王爺。一朝穿越,她變成了一個十三歲的殺手,淪為他手下一枚即將毀掉的‘棋子’。“哼,想要我的命?下輩子吧!”她淺笑以對,冷冷下了戰書。她愛他成癡,為了他負盡天下。卻被他親手封入冰棺,拋入大海之中。 再次海上歸來,她已換了個人,再不是那位受盡欺負也不敢吭聲的卑微少女。 受欺負?沒關系,一蠱在手,仇人臉腫。 沒人喜歡?沒關系,反正她天生無情。但是,既然是命定的女配,那為何各位絕色男主男配們都對她一見傾心,糾纏不放?當初負了她的那個人更是殫精竭慮想要得到她的青睞一瞥……

推薦作家

穆丹楓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1本
  • 三家俏皮王妃

    穿越成囚奴公主:粉嫩蠱妃/以蠱服人:娃娃王妃/調皮蠱妃作者:穆丹楓三嫁俏皮小蠱妃,她是苗疆的蠱女,在閻王笑得一臉狗腿的樣子中,穿了——是公主。嗯,可是為什么是亡國的公主啊!為什么不是溫馨的大床,而是死尸遍布的河里?好不容易爬上岸,就看到一個笑得極其邪魅的人,符月童鞋的第一反應是:“姐姐,你好高好漂亮,唯一的缺點就是胸小了點……”他帶兵滅了她的國家,在她的面前逼死了她的姐姐,而她原本應該是他的妻,卻淪為他的奴……幾日的恩寵,千載的糾纏,誰是誰的宿命,誰又是誰的救贖?我要做公主!他吃了一驚,慌忙坐下打坐。用內力將這團熱氣慢慢裹住,運行于全身……龍符月一見他臉色忽紅忽白,冷汗順著額角滴落。嚇了一跳。再看伽若,伽若也端坐地上,蒼白的俊臉上也泛起一抹淡紅。而小狐貍和花惜月也各找了一種奇怪的坐姿坐在地上。就連那只烏龜身上也冒出一波一波的青光……莫非他們是運功消化此物,不應該是中毒吧?我怎么一點感覺也沒有?…
  • 穿越成娃娃公主:粉嫩王妃

    花抱月敲了她腦袋一下:“你總該和你父母告個別,不然你就這么失蹤了,你母親只怕又會傷心的跳腳了。”龍符月愣了一愣,想想也是,自己再次穿越過去后,不知還能不能回來。還是給母親留封書信解釋清楚才是對的……花抱月心里暗暗嘆了口氣:“唉,瞧瞧人家小姑娘多癡情,哪里像那個姓伊的女人,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狐,自己不過就是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她就將自己趕出了家門,害得他一代狐仙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嗯,要想穿越,只能是再回家盜那個輪回盤了……”龍符月給父母寫了一封長信,第二天一早,便掛號郵寄了出去。然后便乘索道來到中和寺。游人依舊如織,龍符月卻無心觀賞景色,在寺前焦急地踱著步子,等待花抱月的到來。她等啊等,等得滿心焦急,抬頭看看天色,已是下午時分了。卻依舊看不到花抱月的影子。這只狐貍不會是放我鴿子了吧?!龍符月一顆心七上八下,患得患失的。一直等到日落時分,才見花抱月施施然走了上來。龍符月忙迎上去:“花大哥,你怎么才來?”…
  • 不是冤家不聚頭

    不是冤家不聚頭:調皮王妃作者:穆丹楓書籍介紹:她,聰明伶俐,人見人愛,卻被他誘拐成他的徒弟,平白低了一輩不說,居然還成了他的擋箭牌,被他耍得團團亂轉,更可氣的是,他居然還是個江湖上人人喊打的大魔頭!!!而且,其背后的身份,居然是一位王爺……哼,王爺有什么了不起?她卯上他了!這四名弟子大驚失色,他們又不懂洞內機關所布,不敢進去查看丸藥失了沒有,只得派人火速報與歐陽瓊花。歐陽瓊花聞信亦是驚訝失色。匆匆趕來進洞一看,立時也是做聲不得!裝丸藥的水晶瓶中只剩下一粒丹藥,另一粒蹤跡全無!她又察看了一下機關,又是一呆:洞內機關竟是無一觸動!方正俊這時也聞信趕來,聽說丹藥失了一粒,也是吃驚非小。馬上領人去追。誰料他追了一夜,也沒有見著那黑衣人的蹤影。他沒有辦法,只得垂頭喪氣地回來回報師父。歐陽瓊花嘆了口氣,并沒有責怪于他。她沉思了一下道:“洞內機關無一觸動,而這人也只盜走了一粒丹藥。俊兒,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方正俊一怔,這才覺得這事有些古怪。想了一下,他忽然茅塞頓開叫…
  • 驅魔王妃

    那小丫頭也怪,竟然一回身就拿過來一面銅鏡。伊輕塵忙忙接過來一照,忽然就一頭黑線,做聲不得。鏡中出現的,是一位美女。美艷的眉眼,勾人的眼波,嫣紅微翹的嘴唇,火爆的身材……伊輕塵腦海中瞬間閃過兩個詞:胸大無腦,花瓶美女伊輕塵咚地一聲倒在了背后的軟褥上,抖著手指著鏡子中的人道:“這……這個一臉情婦樣的人是我嗎?”老天爺,她穿成什么人不好,偏偏穿成一個花瓶美人。瞧瞧她身上穿的衣服,居然只是一件極薄的淡紫紗縷,誘人之極。丫的,她這個所謂的二小姐,不會是哪個妓院的頭牌吧?!伊輕塵一頭黑線,幾乎是欲哭無淚。她還不死心,忍不住問出了眾多穿越女主常問的第一句話:“這里是哪里?什么朝代了?”那小丫鬟驚訝地看了看她,用手摸了摸她的額頭,輕輕地道:“小姐,你沒發燒吧?怎么凈說胡話呢?”“什么胡話不胡話的,有這么給自家小姐說話的嘛?你這小丫頭真不敬業,快說,現在是什么朝代?我們在什么地方。再啰嗦,我把你一腳踢下去。”伊輕塵一掌拍掉這小丫頭的手,兇巴巴的來了個先發制人。姑娘我剛才頭被撞了。…
  • 天下為聘:盛寵囂張妃

    天下為聘:盛寵囂張妃作者:穆丹楓文案她是現代神偷,一朝穿越,卻成了被送上祭臺的祭品,賤種?廢物?只能去死?擦!她要讓這幫孫子知道,什么是高智商人種,什么叫霸氣側漏!把她祭水神?對不起,水神被她收了,現在是她跟班小弟。封她太子側妃?擦,正妃她也不稀罕!讓那太子思想有多遠就給姐滾多遠!不過,誰能告訴她,這到底是個什么世界?她不過就撿了把破爛匕首,為什么一到晚上就變萌正太鉆她被窩?筱青緹一看到它那雙眼睛就立即想起自己究竟忘了什么,一拍腦袋:“啊喲,忘記給大花帶吃的了。”漠寒立即一臉幽怨,像只被拋棄了的大貓。流川子楚道:“沒關系,你先進屋歇著,我去給它買。大花是吧?你跟我來。”向漠寒一招手,轉身向自己的房間走去。漠寒打了個哆嗦,不敢不去,只得在后面跟著去了。半晌,它終于回來,這次回來它看上去明顯精神了不少。先到筱青緹的屋里打了個逛,和筱青緹說了兩三句閑話,便又出來在門口趴著,乖乖當個看門獸。它兩只眼睛閃亮如同鈴鐺,像吃了十全大補丸似的。那個人真大方!居然給了它一顆天香丸吃,讓它憑空…
  • 毒妃在上

    《毒妃在上》作者:穆丹楓內容簡介:帥哥,江湖救急!借你衣服穿穿!”某女剝光正修煉某邪王,然后逍遙跑路。某邪王清醒之后咬牙:搜!給我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搜出來!他是這個大陸眾生膜拜的圣尊,神秘,高貴,不可攀。她現代殺手之王,對他的評價是:妖孽,變態,神棍。她避他如蛇蝎,他纏她如纏藤。她腹黑狠辣,無情無愛,虐渣虐白蓮,快意恩仇,被世人稱為妖女魔物。他卻將她放在心尖尖上,不容任何人輕辱,他說辱我者尚可原諒,辱她者殺無赦!她一進來他的視線就落在她的身上,在他的目光洗禮下,顧惜玖有些頭皮發麻。她隔幾步遠站定,將手中的云苓向他一拋:“吶,云苓來了,接著。”“咚!”云苓落入水中,這東西入水既化,帝拂衣瞧著她:“我現在有些暈,接的準頭不太好,還有沒有?”顧惜玖握拳,接東西都接不住,他忽悠誰吶?要不要她投射幾枚暗器過去?他肯定能及時打落的!不過看在他為她淋了半夜雨的份上,顧惜玖不想和他計較,也沒點破他這小伎倆,所以她又拿出一顆來,對著他晃了一晃:“就剩這一顆啦,你再接不住就沒有了”…
  • 美人如云皆存蝎心:脂粉淚

    將纖纖雪荑按在她手背上,我緩緩跨出肩輦,那個宮女正好出來,領著我們進了宸華宮。這是我第一次來宸華宮,很大,卻許是因為主人懶得打理,地上的花花草草有些喪失生機,蔫搭搭地垂著頭。淑妃正在景禧殿里看書,我走進去,行了個大禮:“臣妾參見淑妃姐姐,姐姐吉祥。”“瑾貴嬪啊?起來吧。”淑妃隨意地擺擺手,注意力還集中在書上。等到我站定了,她才接著開口,語氣冷冰冰的:“瑾貴嬪你上次不還口口聲聲叫本宮娘娘嗎?怎么這次又改口喚本宮姐姐了?”我笑笑,不疾不徐地說:“回姐姐,上次的事情是妹妹的錯,妹妹一時急躁,怠慢了姐姐,還望姐姐不要介意。”你愛演,我就陪你。她愣了愣,仿佛不敢相信上次激烈的暗斗就被我如此輕描淡寫的帶了過去,好一會兒她才點點頭,慢慢地說:“本宮自然是不會怪妹妹你了,只希望妹妹你下回不要如此急躁才好,你與本宮姐妹情深,也就不會因為這小小一點摩擦而產生隔閡。可這后宮中的女人可不都似本宮一般,愿意原諒你啊。”“是,謝姐姐指教。”我恭敬有禮地回答著,沖她微微福身。…
  • 小笨仙卯上大魔頭:轉世成魔

    花抱月心中一動,若有所思,道:“我活了上千年,這仙魔兩派的紛爭我看的多了,一直抱著任何一方也不參與的目的,可我不找人麻煩,人卻找我麻煩。嘿,不瞞你說,自從我修煉成人形,在這人間游蕩的時候,有好多道士、和尚要收我,說什么要為人間除害。好像我禍害了多少蒼生似的。嘿嘿,都讓我給打發回他姥姥家去了!后來我不堪其擾,這才隱居到這個小城內,不是說我禍害蒼生嗎?我偏偏要救人!而且還要讓他們花大錢才救······哼,氣死那幫鳥仙人!”張丹楓的話觸動了他的心境,多年積壓的怨氣怒氣一起涌上心頭,禁不住大發牢騷,此時的他,說話神情就像個賭氣的孩子。張丹楓禁不住失笑。但覺花抱月典型的口硬心軟,有時很無賴,卻無賴的有趣。二人的友誼無形中增長起來。花抱月看了看他,笑道:“老弟,我生平慣不會服人。如今是真服了你啦。以后有什么差遣,盡管吩咐就是。嘿嘿,我可以少要你些銀子的。”張丹楓打了個哈哈,道:“我比較喜歡賒賬,那就先欠著你罷!喂,我什么時候能走?”花抱月為他檢查完了傷口,白了他一眼道:“急什么…
  • 狂野游戲:惡魔放開我媽咪

    狂野游戲:惡魔放開我媽咪/彪悍女惡整小三 穆丹楓文案:六年前,她和他是親密愛侶……六年后,不經意間重逢,她是小助理,他卻成了她的頂頭上司,摟著女友出現,淡漠待她如路人,干脆利落地炒了她的魷魚。她冷笑轉身。既然已經是天涯路人,那他為何還要頻頻掐斷她的桃花?為何還要在深夜擄她回家,薄唇吐出兩個選擇,一,嫁他。二,他圈禁她……那帥哥要倒霉了……(1)他現在十萬個后悔不該解開尹晏晏身上所中的酥骨散,更后悔為了追求情趣放開她一條腿……尹晏晏的反抗更激發了他身上的暴戾因子。他就不信他一個孔武有力的大男人還治不了一個被鎖在□□,只有一條腿有反抗能力的女人!再次糾纏這個時候,他倒不急著殺死她了,他要慢慢的折磨她,來報這一踢之仇。他身子一轉,轉到一個刁鉆的,尹晏晏那條腿踢不到的位置,手中的匕首一閃,又撲了上來.直奔尹晏晏的手臂!尹晏晏無法躲避,手臂拼命向里縮了一縮。哧地一聲響,上手臂上又多了一道血口子……“小浪貨,我要讓你嘗嘗血流到死的滋味,讓你踢老子!讓你踢老子的子孫根!”…
  • 娘子不像話:邪魅殿下俏皮妃

    《娘子不像話:邪魅殿下俏皮妃/妖孽殿下來敲門》作者:穆丹楓文案:什么?!這個天天粘著她,吃她豆腐的蕾絲女居然是男扮女裝的?而且還是個妖孽殿下!啊啊啊!她被他睡也睡了,摸也摸了,虧大發了!以為她齊洛兒是好欺負的?她非把他的皇宮整的雞飛狗跳不可!主角:齊寶兒(齊洛兒),月無殤(白離)漂亮的小正太1“豹兄,豹子大人,求求你別過來了,我的肉肉不好吃,你沒聽說人肉是酸的嗎……”齊寶兒在一根顫悠悠的枝條一步一步向后退,小臉有些發白。一手抓著旁邊的枝干,一手抓緊了多功能小刀。她雖然恨云畫的絕情,如今看他落寞轉身,心臟依舊一疼。忍不住又說了一句:“云畫師兄,你放心,我雖然嫁給了妖王,但雪墨已經答應我,從今以后不會再和紫云門為難。你回去轉告師——掌門,如果掌門同意,雪墨會親自上門和紫云門簽訂和平公約,從此以后仙魔妖三道和平相處……”云畫身子僵了一僵,唇角露出一抹苦笑,仙魔妖和平相處一直是他的夢想,卻沒想到會以這種方法得到……齊洛兒站在一旁早已看呆了。至此,她終于明白了師父和云靈兒恩怨的…
  • 殺手十二歲:臥笑桃花間

    殺手十二歲:臥笑桃花間作者:穆丹楓王爺成親那是浮云文案:她是外表甜美,卻生殺予奪,我行我素的女特工,他,是外表清冷,卻身份成謎,腹黑妖孽的酷王爺。一朝穿越,她變成了一個十二歲的殺手,宮舞夜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你欺負我,你欺負我,我差點就跌死了!”她身上貌似有一點武功,這時候飛身而起,跳到了宮湮陌的馬上,偎進他的懷里。抱住他的腰哭得如梨花帶雨。宮湮陌身子一僵,費了好大勁才忍住沒把懷中的美人拍飛出去。他抿了一下唇,情不自禁看了風凌煙一眼:“小公主。”風凌煙手指握緊了馬韁繩,握得指節隱隱泛白,大眼睛微微瞇著,唇角卻露出一絲笑意。點了點頭:“好巧,沒想到會在此碰到賢兄妹。”宮舞夜總算抬起頭來,盈盈一笑:“哥哥明天就要成婚,我們今天是去城外祭祖了,剛剛回來。”“呃”風凌煙點頭:“那就不打擾二位了,告辭。”正想撥轉馬頭,后面馬蹄聲起,云昊天,麟小王爺終于趕了上來。他們看上去神色有些慌張,待看到風凌煙,方才長吁了一口氣。再看到宮湮陌,云昊天神色微微一變:“宮兄也有閑暇出來游玩么?”…
  • 毒步天下:特工神醫小獸妃

    《毒步天下:特工神醫小獸妃》作者:穆丹楓(VIP完結+番外)文案她是 王牌特工,醫毒雙絕, 蘿莉的外表,邪惡的性子,外貌天真甜美,動手毫不猶豫。一半天使一半惡魔。當這樣的她穿越成一棵廢材小蘿莉,又會給這大陸帶來怎樣的變數?某王爺痛心疾首:本來以為她軟弱可欺,所以退婚,沒想到她精明毒舌,本王看走眼了某太子殿下慨然嘆息:她就是個勾人的妖孽!明明身嬌體軟卻撲不倒--九黎將她不算輕柔的扔回床上,正打算回去再寫自己的書去。走到門口,忽然聽見寧雪陌的一聲呻吟:“大神我好疼”無奈的轉身,看到她又緊緊縮成一團,又探了探她的內息,發現已經一切正常了她這應該是走火入魔后的幻痛吧神九黎正想要收回手,寧雪陌的小手卻已經一把抓住他的手,將他的手孩子氣的放在她的臉頰枕著,仿佛是怕他跑了一般。寧雪陌模模糊糊地看見眼前似乎有一個白衣人,她心中一酸,委屈的道:“大神”然后又慢慢閉上了眼睛。神九黎心神一蕩。從那次罰她站了一夜之后,她便再也沒叫過他大神,對他的稱呼就忽然轉換成了師父,讓他還有點…
  • 盜妃傾天下:夫君猛如虎

    他的聲音輕柔,如春風過耳,正是墨傾城的本音!無法再裝下去了!他既然執意要揭破謎底,她也沒法再裝糊涂。冷冷地道:“墨傾城?是你?!”鏡天師輕輕一笑:“是啊,娘子,是我。你倒是挺有演戲天分的嘛。”他抬手揭去臉上的銀質蝶形面目,露出了那絕世無雙的面容。只不過額頭,下巴上的膚色和其他地方不同,顯得有些怪異。而眼睛和嘴巴的顏色也和平時不同。眼角有些上挑,改變了眼睛的形狀……他手上的這兩道傷是為葉璇璣做剖腹產手術時,因為心情悲憤又緊張,握住了匕首的刀刃,這才割傷了手……當時的情況太過緊急,他根本沒注意到。直到把葉璇璣重新救活,他才發現自己滿手的血。開始還以為是璇璣身上的,洗干凈了才看到了那兩道猙獰的傷口……現在傷口雖然已經結了痂,但還沒有痊愈,花無香也看到了那兩道傷口,他自然明白簫墨風這兩道傷口是從何而來。想起寶藏洞里的遭遇,他的手掌握緊,握著酒杯的指尖微微發白。葉璇璣疼得滿地打滾,哭著求簫墨風用匕首剖開肚子的情景在他心中已經成為一種夢魘。日日夜夜煎熬…
  • 驅魔王妃2:不做你的寵

    一道紅光自她嘴里吐出,直奔向那條蛟龍大漲著的血盆大口!那條蛟龍似乎沒料到這個時候她還能反抗,猝不及防,慌忙閉口,那團紅光正打在它的怒張著的鼻孔上!砰地一聲炸開,水中登時傳出一股焦糊味兒。那條蛟龍一聲疼得一聲大吼,身子翻卷,卻不肯放開到口的美食,尾巴纏得伊靈汐愈發的緊。伊靈汐剛剛那一擊已經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此刻再也沒有力氣掙扎,唇角露出一絲苦笑。全身軟綿綿的,被那條蛟龍向下拖去……這一切說的時候長,其實時間很短暫,距離伊靈汐跳下水也就過去一分多鐘。一道白光忽然急射而下,這道白光沖到深潭底部,忽然又像煙花一樣炸開,自水上望下去,如同開放了無數朵雪白的菊花。這些菊花在深潭底部急射而上,一碰到白蛟龍的身子,那些菊花瓣紛紛四射。每一瓣花朵的邊沿都鋒利如刀,順著那條蛟龍的鱗片就鉆了進去。那條蛟龍全身的鱗片又疼又麻又癢。…
  • 夫君猛如虎:腹黑王爺盜墓妃

    她手指順著里面的暗紋挨個摸了一遍,心中已有了計較。里面的暗紋竟然是個反八卦,只是不規則而已。看來鏡天師在這里放的東西很秘密,要不然也不會弄這么多迷惑人的東西。如果是普通的機關高手,自然無法破解這里的機關,但這次碰上的卻是葉璇璣!專破機關暗道的祖宗!她一顆心噗噗亂起來,鏡天師會在這里面藏了什么東西?那樣神秘的人,他有什么是想不為人所知的?里面會不會有武功術法的秘籍?好奇心一波波堆積上來,不進去瞧瞧,她是怎么也不會死心的。葉璇璣一咬牙,手指伸出,中指在那個小八卦里順時針,逆時針畫了幾下。手底微微震動了一下,在那小八卦中升起一個小小的突起。她在那個突起上一按!腳下的地面驀然一沉。葉璇璣早有防備,忙忙向旁邊斜躍三步。見原本的青石板地面上,無聲地裂開了一個大洞。大洞幽深,也不知道深深幾許。有青石臺階直通下去,一直沒入黑暗深處…
  • 毒妃12歲、別惹逆世九小姐

    毒妃12歲/袖手天下:別惹逆世九小姐作者:穆丹楓王妃十二歲逆世九小姐毒妃十二歲劇情毒妃12歲別惹逆世九小姐/袖手天下別惹逆世九小姐她愛他成癡,為了他負盡天下。卻被他親手封入冰棺,拋入大海之中。再次海上歸來,她已換了個人,再不是那位受盡欺負也不敢吭聲的卑微少女。受欺負?沒關系,一蠱在手,仇人臉腫。沒人喜歡?沒關系,反正她天生無情。但是,既然是命定的女配,那為何各位絕色男主男配們都對她一見傾心,糾纏不放?當初負了她的那個人更是殫精竭慮想要得到她的青睞一瞥……原來風間留香上次被困風沙谷是肖慕弦救的他,怪不得他從回來后對肖慕弦不同往日……心里也說不上是什么滋味。看來她那次沒看錯,風間留香入風沙谷之后真的受重傷了。如不是肖慕弦,或許他真的走不出那片死亡之地……巫九紫原先對肖慕弦并無好感,總感覺這個人有些做作有些假,現在心中卻對她隱隱感激。如果不是她,風間留香或許真的再也回不來了,那對巫九紫來說,將要遺憾終生,一輩子只怕也走不出愧疚——現在風間留香雖然對…
  • 步步驚華:毒妃妖嬈

    《步步驚華:毒妃妖嬈》作者:穆丹楓【完結】 文案:穿越?沒關系,她技高人膽大。受欺負?沒關系,一蠱在手,仇人臉腫。穿成炮灰,沒關系,反正她天生無情。但是,勞駕各位絕色男主男配們能不能不要對我笑得這么妖孽?能不能不要糾纏我?我真的對你們沒興趣!清婉哧地一笑,眸中閃過一抹譏嘲:“譬如說有人給了他什么錯覺,再加上他又醉著……”她這句話明顯意有所指,阿紫尚沒說話,張天宗手掌在桌上一拍,喝道:“清婉,休要在這里胡言亂語!此事師尊早已查明,不會冤枉樓千月半分。速速下去!”清婉身子挺立如松:“查明什么?平時樓師兄對待阿紫師叔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現在出了事卻全怪在樓師兄身上,難道阿紫師叔就沒有一點責任……”“滾下去!”一直沉默的樓千月忽然沉聲開口,聲音冰冷如霜。清婉一愣,轉眸看著他:“樓師兄,真打一百仙杖你會沒命的,這又不是你一個人的錯……”“我說你滾下去!”樓千月聲音驀然放大:“你再多說一句,休怪我對你不客氣!”清婉呆了,俏臉瞬間漲紅,鼻中一酸,有淚珠在眶內滾來滾去:“樓師兄,你——”她心…
  • 陌上花開待君歸

    《陌上花開待君歸》作者:穆丹楓出版時間:2015-1-10編輯推薦 ◆騰訊鉆石級當紅言情女神穆丹楓,央視、《北京晚報》等主流媒體熱度推薦◆穆丹楓最具想象力的仙俠言情網文《別惹逆世九小姐》實體版感動上市,一波三折的仙魔虐戀,步步揭示千年迷藏◆絕密番外首次呈現,木粉必藏◆隨書贈送獨家簽名書簽,限量發售,先到先得仿佛看破她的想法,風間留香用竹筷敲了敲她面前的盤子,給她打氣:“放心,有為師在,你能行的。”真修成了斗仙那她豈不成了這個大陸的神?想橫著走就橫著走!她抬頭看向風間留香,有些狐疑:“那師父修成斗仙了?”風間留香優雅一笑:“我們師徒倆一起修。反正我們的年齡也相差不遠,不是么?”論年齡她和他相差還真不算遠,他二十二,她十二,差十歲而已。這在斗界,這點年齡差距實在不算什么。師徒同修倒也是個不錯的主意。他是人,她也是人,他能做成功的事,她為什么就不能?!巫九紫感覺有熱血開始奔騰了,豪氣又在胸口上升了一個新臺階:“好!我們師徒同修!…
  • 魔君的笨笨仙妃

    她本來已在一個荷花飄香的小院中歇息了,迷迷糊糊中聽到外面似有呼喝打斗之聲,心中萬分納悶:“誰敢在莊嚴神秘的蜀山撒野?”她不自覺地走了出來,循聲來到這個大廣場上,驀然看到那個被圍在正中的身影,她的心猛地一跳,不由輕叫了一聲,忙掩住了嘴巴。她忽然有了一種沖動,一種沖上去,仔細看清他臉的沖動!她不自禁地向前走了幾步,恰好張丹楓回過頭來,她終于看見了他的臉!那是一張幾乎可以和天神相媲美的俊顏,由于是背光,她的視線有一剎那的模糊,但絲毫絲毫不掩他那雙眼所迸射出的魔魅之光。那雙眼睛里有狂喜,有震驚,有憐惜,有激狂,有痛心……云蕾只覺頭腦中轟然一響,有一剎那的恍惚:“他是誰?他是誰?!為什么要這樣看著我?我……我認識他嗎?”一陣酸酸澀澀的疼痛夾雜著一股莫名其妙的悲憤,驀然海潮般涌上心頭她踉蹌了幾步,沒來由的滴下淚來。淚眼模糊中,但見漫天的彩光全化成了閃著寒光的長劍,異光閃爍,劍影縱橫,劍尖顫動,全部對準了張丹楓,耳聞青虛道長一聲長嘯,鷹隼般直沖上天,嘯聲處,金光暴漲,緊接著破空銳嘯之…
  • 殿下太妖孽:休你沒商量

    每一次齊洛兒痛暈過去,都是它用電擊之術把她電醒過來。還不時地飛出來報告最新消息……終于,在第三天晚上,就在云畫急得幾乎要崩潰的時候,里面終于傳來一聲清脆響亮的兒啼!哭聲宏亮的很,云畫原本還擔心因為是難產,孩子會有些憋氣。聽到這一聲啼哭,便知道,那孩子健康的很……一顆心終于放回了肚里。穩婆跑出來賀喜:“恭喜尊上。夫人生了一個男孩,母子平安!”云畫長吁了一口氣,再也顧不得什么,沖了進去。凌亂狼藉的床鋪已經被穩婆收拾齊整。齊洛兒臉色蒼白地躺在床榻之上,汗水已把她整個人浸透。長發濡濕地貼在前額上,嘴唇破潰而又蒼白。明明已經疲累到了極點,她卻不肯歇息,伸出兩只手,非要抱抱孩子。穩婆無奈,只得把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她的懷中。…
  • 懶懶小獸妃

    步步驚華:懶懶小獸妃 作者:穆丹楓文案:被囚鐵籠中的少女:懶懶小獸妃步步驚華 懶懶小獸妃當你一覺醒來,忽然發現自己赤身裸體,還被囚鐵籠之中,而旁邊還有一雙眼睛緊緊盯著你,你會先遮哪里?上面?還是下面?洛青羽哪里也沒遮,她魅惑一笑,一鞭子抽飛之。穿越?無所謂,她身為頭牌特工,換個時代照樣能玩的風生水起。不受寵的嫡女?呵呵,她會讓那老頭悔到腸子發青。洛王府嫡女,本為神女,奈何念力全無。又流落在外數年,貌比無鹽。于是示威的示威,退婚的退婚。他忽然也有了一種恐懼,似乎他不但會失去心愛的女人,就連心愛的兒子也要失去了!看這情況無論兒子恢復不恢復記憶,這女子如果真有個三長兩短,兒子只怕也會痛不欲生他手掌也微顫起來。忽然一聲大喝:“速傳藥王來!”藥王很快趕過來,天帝只向他下了一道命令:“先替帝君療傷!再救活那個女人!”藥王膽顫心驚地走過去,膽顫心驚地看著帝釋音前心后背的兩個血窟窿:“帝君,讓臣先給您包扎一下”帝釋音頭也不回,只回了他一個字:“滾!”藥王打了個哆嗦,帝君身上的傷雖然兇…
頂部
极速时时彩